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福建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17:23:1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福建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右玉白癜风医院,浦江白癜风医院,尼玛白癜风医院,仙游白癜风医院,德州治白癜风的医院,黑龙江能治白癜风的西医

原标题:其实是想念那种不复返的珍惜(图)

五分钱的芝麻棒冰很香

张树子

是那种白色的棒冰,甜得不得了,四分钱一根,大人们说,就是白水加糖精再冷冻。还有芝麻棒冰,星星点点的碎芝麻,杂在白色冰棍里,很香,五分钱。奶油棒冰,七分钱,奢侈品,加上融化得太快,不经吃,小孩子一般不买。

肯定是小作坊出品啊。外面包一层薄薄的纸,没有什么品牌、生产厂家之类的标识。一个女人,热得不能再热的夏日午后,一个木头箱子斜背着,在村里走过,边走边喊,“卖棒冰咯,卖棒冰咯”。有时也可能是一个男人,装备就好一些,推一辆自行车,木头箱子绑在后座上。

甚至有一年暑假,攥着钱走到跟前才发现,竟然是同校男生背着箱子出来卖冰棍,着实尴尬,恨不得立刻蒸发。他说,“原来你家住在这里。”“是呀,我买两根芝麻棒冰。”

通常,听到卖棒冰的声音,先找大人。没有人家里会有一台电冰箱,村口小店倒是有,但走过去要半小时,被日头晒得白晃晃硬邦邦的泥土路,畏而却步。走进村子里来卖棒冰的人,也不是每天都有,所以,一旦有人卖棒冰上门,孩子们要吃,大人总也会答应。要到一毛钱,欢天喜地跑去买。

木头箱子打开,厚厚一层棉絮裹在里面,棉絮掀开,冷雾腾腾里拿出两根芝麻棒冰。

很珍惜的吃法,舍不得咬,一口一口舔。直到棒冰化了,黏黏的糖水滴在手臂上,才大口咬着吃完。

最最希望的是,卖棒冰的人来,我醒着,姐姐却在午睡,两根棒冰就都归了我。这样的好事不多,遇到就忘不掉了。一个夏日午后,实在无事可做,只能睡午觉打发时间。果真在热得蒸腾的屋子里睡着了,迷迷糊糊听到叫卖声。我一个激灵起身,找奶奶要了一毛钱。芝麻棒冰买来,姐姐还睡得昏天黑地,叫也叫不醒。于是我左右开弓,将两根棒冰舔嘬得山响,响到竟然把姐姐吵醒了。她埋怨我:你怎么吃得这么难听! 把我的那一根还给我。到嘴的鸭子飞了一半,乐极生悲的那股悔恨劲儿,我现在都还能体会。

我上高中住校以前,父母没有规律给零花钱的习惯,自己去抽屉里拿钱更是不被允许的,所以每一次买棒冰,都得去向大人讨钱。可我的表妹不同。有一次,卖棒冰的来了,偏家里除了我和表妹,没有一个大人。叫卖声越来越近,真是百爪挠心,听到表妹问:要吃棒冰吗?

三十年前的上海乡村,有一种氛围,对一些方方正正的规矩很看重,比如长幼有序。耳濡目染,知道向上要听姐姐的,向下也要对表妹端一点架子。我心想,你问我要不要吃棒冰? 要问也是我问啊!

可十来岁的小姑娘,怎能期望那点空架子敌得过棒冰的诱惑! 我点头。表妹起身,娴熟地从她娘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毛钱。芝麻棒冰到手,我心惊胆战地吃,总觉得是吃下去了一个大麻烦。如果是我,不跟父母讲一声,自说自话从家里拿一毛钱去买棒冰,简直是想都不会想的事。那根棒冰,真是猪八戒吃人参果,完全没吃出滋味来。

之后一整个下午,我都在等,等着孃孃或叔叔来告状,告我撺掇表妹偷钱买棒冰,但直到第二天,什么也没有发生。于是我得到一个印象:表妹是独生子女,独生子女就可以自己拿钱买棒冰吃,要是我也没有姐姐就好了。

初三那一年,我有了自己的自行车,放学后有时会和一个男生一起骑回家。一次说起棒冰,男生说奶油冰砖才好吃呢。我噤声不语,那是四毛钱一块的真奢侈品,乡村小店里很少见。快到我家时,男生突然说,我有钱,我请你吃吧。我知道不应该接话,可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:怎么请,没地方买,不如给我钱吧。

男生真从口袋里摸出钱来,一张紫红色的钞票,五毛钱。我竟然从他递过来的手中接过那张钱,目瞪口呆地。

那张钱,后来我藏了很久,不敢用,也不敢还。放到现在,足足可以请他到哈根达斯吃一杯冰激凌了,既是还钱,也是同学情谊的珍而重之。只是,纯真不再,那点珍惜也就无从附着,怎么做都显得轻佻,只能一直欠下去了。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定日白癜风医院